皎潔的月光下...小白與大黑天兩人雙雙負傷,吃力地緩緩站起...

所謂夜路走多總會遇到鬼,大概就是形容此刻兩人的最佳寫照吧!

而眼前的這個身高如侏儒,骨瘦如材的不速之客,只知道兩人稱呼其為[魔人],我們姑且稱其為[魔人]吧!

魔人還沒開口,但是其呼吸的聲音卻很明顯,而身形也會因呼吸的動作而上下起伏著...

慢慢地踏入月光下,赫然發現其貌五形俱失,披頭散髮的面貌卻是青綠的膚色,眼睛甚至看不見眼白,滿口尖牙,尤其是犬齒特別發達,連耳朵的形狀都尖銳的像是畫像中的惡魔那樣...。標準的就像是人家說的"青面獠牙"

兩人這下真的被嚇到了,以往所獵捕的魔物,都至少有個"人樣",該不會這隻真的不是"人"吧!?

當兩人納悶之際,只見魔人開口了...

尖銳的令人感到耳膜生痛的聲音緩緩地笑道:嘿嘿嘿...好久沒遇到練武的人,我以為現代人都不練武了咧...

大黑天強押內心的恐懼,對著魔人問:你...你究竟是何方神聖!?

話語未落,只見魔人倏忽消失,轉眼居然以至大黑天面前,一掌往大黑天胸前拍出,大黑天根本連動作都來不及反應!!!

魔人卻開口說:不錯!練功夠紮實,內力也有十年的修為,嘿嘿...

小白見狀,又是兩記銀彈彈指而出,只取魔人側臉而來...

魔人又是倏忽消失...小白只覺得胸口一涼,魔人掌心正抵著自己的胸口!!!

小白手勢還停在彈指的這刻,卻也不敢收回發招的手,全身血液像是被凍結一般,冷汗直流,眼珠微微往正摸著自己胸口的魔人...

魔人依然氣定神閒的開口說:真是學不乖,你的暗器還沒練到家,舉手的動作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...

小白努力的想做些甚麼動作,抽劍反擊還是迴身防禦,可是此刻恐懼卻佔據了全身神經,明明對方沒有對自己點穴或是發招...自己此刻卻如此的不爭氣...

魔人此刻抬頭望了望小白,眉頭一緊,像是看到了某位孰悉的親人一樣,急切的說:怎麼會...怎麼會那麼像...

骨瘦冰冷的手掌撫摸著小白的身體,卻抽泣了起來,哭著說:兒啊~是爹對不起你...怎麼會那麼像...這清秀的面容、這嘴唇,這眉宇神情...

又像是突然回憶到甚麼,對著小白說:兒啊~阿爹大功有成,不會再吃你了...我的乖兒子...

小白一聽,褲檔一濕,聽魔人那麼一說,恐懼讓他連憋尿的功能都喪失了...

魔人像是有所收穫的摸摸小白,接著說:乖~乖~兒啊!我們不會餓肚子了,你看看那傢伙,不管是肉質還是內功修為,吃下肚後,都能轉為己用...

大黑天看著魔人直指自己,即使一向無所畏懼的他,也不免寒毛直豎起來,原來眼前的不單單只是採陰補陽的"魔類".

大黑天腦中閃現了師父曾經對自己所說過的這類魔物,所謂的[魔],佛家所云[為佛為魔,只在一念]

原來修練武藝的法門,有所謂的正宗與魔道,要練就一身飛天遁地的本事,以正宗的方式,最快也要三、五年能有小成。

而也有許多投機之輩,為求速成不擇手段,不管是化他人功為己用,或是採陰補陽,或是練功法門倒行逆施,皆為武學正宗所禁止的.

而眼前這只魔物居然逆倫噬子,泯滅天性更為世道所不容,而他與小白就是職業獵魔者。

通常這類不容於世的入魔武者,只能生存於鄉野山林之間,因此只要有所謂的人口失蹤或是死於非尋常手段的案件,就是獵魔人搜查追捕的對象。

[武林]在現代社會真的還有其的存在嘛!?不應該只是故事的設定嗎!?

回說廢屋惡鬥,大黑天深知自己所處的危險狀態,以此魔的速度而言,自己根本是逃脫不出,而小白看來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,如今為生存,只有豁力一搏了...

魔人臉色一沉,倏忽的往大黑天身前一欺,大黑天早就集中注意力,乓噹一聲巨響,魔人這一掌著實的印在大黑天的大刀上!

大黑天奮力的回檔奏效,於是藉勢一退,雙手握緊刀柄,只見雙手、刀身冒出騰騰白煙,刀勢猛然往魔人一砍!!!

灌注了氣勁的這一刀,一向是大黑天退敵的必殺一擊,只見魔人髮絲飄落,虎口卻是牢牢地架住了刀身,大黑天欲加內勁,卻發覺大刀像是砍進大石裡一樣,一動也不能了...

此時一道白光,由魔人胸前疾射而出,猝不及防,胸前居然被劍鋒貫穿!

原來小白見到有機可趁,氣力一震,九尺軟劍脫手而出,魔人即然錯認了小白是自己的兒子,因此戒心又失三分,才讓小白能一劍得手。

魔人的動作停了下來,不住顫抖的手掌撫摸著貫穿自身的劍鋒,哀怨的說:兒啊...爹知道你還怨爹...你刺爹的這一劍,爹不怪你..不怪你...

眼中厲光一射,臉色一轉哀怨變的猙獰,握著大刀的左手未動,對著身後的小白說:爹會把一身的武功都傳給你,也會把這高個的功力都過給你..你等等啊...

話邊說之間,大黑天眼前的魔人一跳,架握大刀的左手未放,右手呈手刀高舉過頭,跳起的高度居然超過大黑天的身高,大黑天眼看這手刀就要往自己頭頂劈落!

大黑天想要放開握刀的手,或是轉身迴避,可是身體血液卻像凍結一般,全身竟然動彈不得,猶如待宰羔羊,只能引頸就戮...

就在手刀劈落至頭髮之際,大黑天眼睛一閉,突然身後來了陣強風,一隻手掌由大黑天的身後竄出,其勢往魔人胸前一印、後一扭!

這一掌一吸一拔的動作,不偏不倚正中魔人胸前,怦然一響,魔人被這無匹力道一擊,反方向彈飛而去,背後往廢屋牆上重重的一撞,乓的一聲,牆壁承受了突來巨力,霹靂啪拉的龜裂開來...而魔人胸口受這一掌,掌印凹陷入肉,劍鋒所畫開的傷口,白煙慢慢的彌散而上...

原來有一人,自大黑天身後奔竄而出,直推而出的手掌,飄然而出絲絲熱氣...。

待續...

 

後記:

第一集起筆真的很難,其實這大概是第二版劇情,第一版大概到第五集之後才會進入這種激鬥的橋段,而重寫這個故事,我把比較這段獵魔的劇情往前寫,把主角的出場挪後,沒錯這兩集豋場的人物還不是主角,甚至比較感覺沒現代感,原本設定裏這場戰鬥會有一位當炮灰,不過既然重寫,很多設定不一定要"領便當"才好看,起死回生也是另一種給人surprised的手法,寫這樣的故事發現比較容易引發自己繼續寫下去的熱情!?嗯...只要有人喜歡,我就會很努力的把它寫下去...。

也希望大家給我批評鼓勵喔^_^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razylv 的頭像
crazylv

里文的異想空間

crazyl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